河南济源检察干警写好遗书实名举报市委书记,“我一直在举报,不是蹭热点”

原标题:封面深镜丨河南济源检察干警写好遗书实名举报市委书记,“我一直在举报,不是蹭热点”

  1月18日16时50分,天涯社区的百姓声音板块,网贴名为《实名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违法提拔涉嫌犯罪人动用公权强行逼罪》,发帖者自称为河南省济源市检察院正式干警李安林。实名举报贴再度将张战伟书记作为其实名举报的对象,此贴迅速引起广泛关注。

  “我一直在举报,没想到这次踩上节奏了,引起了很大的关注!”45岁的李安林喃喃自语,“叔叔因为阻挡强拆致死,一年多时间过去了,遗体还在殡仪馆冻着,一直没人过问。”

河南济源检察干警写好遗书实名举报市委书记,“我一直在举报,不是蹭热点”

  网上留存的强拆前的“泊心山居”照片

  1月18日16时50分,天涯社区的百姓声音板块,网贴名为《实名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违法提拔涉嫌犯罪人动用公权强行逼罪》,发帖者自称为河南省济源市检察院正式干警李安林。实名举报贴再度将张战伟书记作为其实名举报的对象,此贴迅速引起广泛关注。而此前,“济源市尚娟”微博实名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掌掴”自己的丈夫、济源市政府秘书长翟WD。

  网上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的问题,河南省有关部门正在深入调查。河南省纪委监委热线工作人员电话答称,他们已经接到其他人对该问题的反映,“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属于治安类案件。”

  “农业公司遭强拆,叔叔拿药瓶站上房顶阻挡”

  “叔叔出事后,我就一直在举报,但却没有下文。”封面新闻记者在网上搜索到李安林和父亲李平顺在多个平台的实名举报。

河南济源检察干警写好遗书实名举报市委书记,“我一直在举报,不是蹭热点”

  网上实名举报

  父子俩人的举报称,2019年11月30日,河南省济源市承留镇政府镇长杜中联,组织多人开往济源市泊心山居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准备强行拆毁公司建筑。当时房顶站着被害人李平贵,一手拿刀,一手拿毒药瓶,称如果强拆,就喝毒药,以死相拼。现场指挥人员丝毫不顾及被害人情绪,仍然继续组织人搬运东西,并让挖掘机开进现场。李平贵情绪极度失控,发出最后警告,但拆迁队丝毫不管不问,直接开始强拆。李平贵喝下两口敌敌畏,就被十来个上到房顶的特警队员按到在房顶,并抬下房顶,令人意外的是很快就死亡了。

  封面新闻记者未能在济源公安局官方微信和官方微博“平安济源”看到泊心山居强拆案警情通报。

  2020年7月31日,济源市承留镇人民政府出局的一份《网上信访处理意见书中》,大致描述了当时事情的经过,“联合执法组到达执法现场后,发现李平贵站在准备拆除的违建房顶,手持砍刀及小喇叭,随意大声谩骂工作人员,存在很大安全隐患并严重妨碍正常执法……在劝说过程中,该男子突然拿出口袋中疑似农药的绿色瓶子开始服用,与此同时,隐蔽在周围的数名特警立即将其制服并夺走其手中的塑料瓶。将其抬下来后,现场医护人员立刻采取临时抢救措施并将其送往市中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家属不服“中毒”死亡,四处举报阻止强拆被打死

  “叔叔当时54岁,身体很好,即使是冬天,最多也穿个秋裤,平常无任何疾病,怎么会因为喝两小口敌敌畏死亡呢!当时现场也有120车,因此家属当时就怀疑死亡原因,提出要看遗体。本身这最正常的要求却被济源市公安局明确拒绝,不说明原因。”在各方的努力下,在十余天后,济源市公安局终于同意家属去看遗体。“我们见到遗体后果然印证了我们的猜测,死者脸上,额头上(有一拇指粗大洞),脖子处有明显的伤痕,嘴里鼻子里有血,两腿有擦破皮伤痕,外穿裤子上全是脚印。至于其他部位,因为我们家属不是专业人士,加上尸斑已经形成,肉眼无法辨别是否存在伤痕。”

河南济源检察干警写好遗书实名举报市委书记,“我一直在举报,不是蹭热点”

  尸检通知书

  “我们一直怀疑叔叔是被打死的,据现场目击证人目击,李平贵从喝下毒药开始然后被抬到老槐树,正常情况下应该不超过3分钟,不知为何却花费了十几分钟时间。中间由于公安机关清场,拉警戒线,导致现场我方证人距离现场至少三百米开外,根本不可能看到被抬下房后的情景,被前面房子遮挡。”事后,李家一直怀疑李贵平是被打死,向济源市公安局提出要求,强烈要求查看当时的执法记录仪,但未果。“叔叔一直还冻在殡仪馆,等着我们为他申冤。”

  2020年3月16日,济源市公安局王屋分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李平贵死亡原因为有机磷中毒。”对于公安部门的尸检报告,李平贵家属不予认可。之后,李安林提出了重新鉴定申请,2020年4月1日,济源市公安局以“不符合重新鉴定情形为由”,最终出具了不予重新鉴定的告知书。

河南济源检察干警写好遗书实名举报市委书记,“我一直在举报,不是蹭热点”

  尸检结论书

  李安林父子一直对鉴定结论不服,四处举报强拆打死人。

  举报市委书记违法提拔涉嫌犯罪人,动用公权强行逼罪

  农业公司遭强拆,叔叔李平贵为阻止强拆而死亡。这和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有什么关系呢?

  李安林是这样举报的:2019年11月30日,济源市承留镇镇长杜中联谎将研学实践基地济源市泊心山居上报成违建别墅,违法将济源泊心山居强拆,在强拆过程中将被害人李平贵打死。事发后,杜中联不但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反而由镇长升为承留镇书记。杜中联在济源市轵城镇任副镇长期间,就违法强拆,导致当事人一直上访告状,后来又调到了承留镇当镇长,其间其因为大摆筵席被纪检委处理过一次。现在又因为强拆将被害人打死再次升职。

河南济源检察干警写好遗书实名举报市委书记,“我一直在举报,不是蹭热点”

  举报人李安林的工作牌

  李安林举报称,因为只请过时任镇长杜中联请过饭,没有送礼,就被镇上别有用心定性为违建别墅。正因为杜中联把公司报为违建别墅,上面领导也未来查看,就被全部强拆。在基地被拆毁前,公司未收到任何书面行政处罚通知书或者文件。所有一切都是口头通知,仅仅知道公司是违建别墅,至于为什么是违建别墅,原因,性质,占地面积,怎样处理等,均不清楚。以至于公司想提出行政复议都不能提起就被拆掉。

  “杜中联的行为已经涉嫌滥用职权犯罪,作为一个犯罪嫌疑人,不但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反而还升职。”

  李安林父子将矛头对准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在违法强拆致人死亡后,不但没有对相关当事人进行任何处理,反而三番两次给济源市公安局下命令,想把我抓进监狱。为此济源市公安局动用了大量警力,对我的家属,朋友等人进行威胁恐吓,刑讯逼供,我病情愈发严重,我的父母都已年过八旬,现在更是整日以泪洗面。”

  “妻弟办农业公司,向我们两口子借了很多钱”

  济源市泊心山居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位于承留镇,李家父子在网上介绍,公司是“济源市研学实践教育基地”之一(全市共有11家),是河南省研学旅行教育协会会员,同时也是黄河路小学教育集团实践教育基地,是济源晨报小记者、济源愚公论坛、河南户外救援总队济源分队等多家单位的户外实践教育或者拓展基地。已接待学生达到5000余人,受到多所学校和幼儿园的好评,也得到了周边老百姓的赞扬。

  天眼查显示,济源市泊心山居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注册资本200万元,位于济源市承留镇孤树村一组。天眼查显示公司还处于存续状态,李安林说:“遭强拆了,建筑物都没有了,公司早就倒闭了。”

河南济源检察干警写好遗书实名举报市委书记,“我一直在举报,不是蹭热点”

  天眼查显示“泊心山居”存续状态

  “公司是我妻弟办了,我得了重病后,身体不好,就经常去他的农业基地。”李安林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为了办公司,妻弟向他们两口子借了很多钱,每人好几十万。“我是公务员,不用担保就可以刷信用卡。”

  叔叔李平贵未婚,无儿无女。李安林和他关系好,就把叔叔喊到农业公司打工。“叔叔以为我有股份,把公司当自己的。所以会以命相搏,阻止强拆。”

  强拆事件后,李安林两口子婚姻也走到尽头。“大女儿14岁,小女儿才一岁3个月。本来是一人一个女儿,但我现在身体不好,经济压力也大,小女儿还是跟着妈妈的。”“我们两口子在济源城里有一套房子,离婚后交给前妻。她为了还债,卖房还债!带着两个女儿暂时还和我父母住在一起。”

  李安林说他在2014年下乡办案,突发严重心脏病,虽然抢救过来,但留下严重后遗症,没法正常上班,时常请病假。李安林自述作为一个检察没脸回到老家,在离济源城里十公里远的农村租了一套小平房,一年2000元,还按月支付。“请病假没上班,工资每月只有3000多元。幸好身体也不允许吃鱼吃肉,每天自己做饭!”大家不认识他,他也没给左邻右舍讲自己家庭的遭遇。

  “我一直在举报,不是来蹭热度的”

  强拆事件后,李安林一直在为叔叔讨“说法”,“我一个小干警,交书面材料也见不到当官的;快递资料也没下文,只有网上实名举报。”“实际上我的举报比尚娟早很多。这次看到尚娟实名举报后,我确实想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的举报也能引起外界重视。“李安林表示,他举报张战伟主要是指对方涉嫌违规提拔干部杜中联。“杜中联在时任镇长期间组织的这次强拆并致人死亡,市委书记不但没有对相关当事人进行任何处理,杜中联反而由镇长升为承留镇书记,这严重违反了中国共产党任用选拔条例。”

  封面新闻:你现在什么身份?在上班没有?

  李安林:我是一名正式干警,一名主诉检察官。这样的身份都逼到网上来举报,我觉得很悲哀。已没法上班了,在耍病假。

  封面新闻: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实名举报市委书记?

  李安林: 我一直在举报,刚好遇上尚娟的举报才引起大家的关注,很多人误以为我蹭热点开始举报。

  封面新闻:看到尚娟的举报没有?

  李安林:看到了,但很快尚娟举报的微博都删了,我还有点泄气。

  封面新闻:你叔叔在强拆中不幸去世,和市委书记有什么关系?

  李安林:强拆致人死亡,不仅没得到处理,反而由镇长提拔为镇党委书记,这是市委书记用人不当。

  封面新闻:你现在什么生活状态?

  李安林:一个人在城郊一个陌生的村子里租房生活。重病缠身,孤苦伶仃。没给家人说我在继续举报,怕他们顾虑太多。

  封面新闻:举报信有什么反响?

  李安林:单位领导给我打电话,要见面;还有一些亲朋好友劝我莫把事情弄得太大了。

  封面新闻:为什么你爸也在网上实名举报?

  李安林:这事风险很大,他为了减轻我的压力也来实名举报;他81岁了,也没法到有关部门递交资料。

  封面新闻:你会举报到什么时候?

  李安林:我会继续举报,到为叔叔讨回公道为止。我已经写好遗书,不怕打击报复。(受访对象供图)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