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凰-伤歌》之风雨欲来王政篇【其六】

“小姐,外面冷,您快回屋吧,不然公子知道了,可是会责骂奴婢的。”小紫看着在外赏雪的女子劝道。
  女子披着白裘,静静的看着屋外的大雪。
  “你,叫什么来着?”女子迟疑的一下,慢慢开口问道。
  小紫连忙回答道:“回小姐,奴婢唤个小紫,原是公子的丫鬟,现在来照看小姐您了。”
  “哎……”女子叹了口气,似乎是想起了某人来,接着道:“不必那么拘谨,叫我婉情便是了。”
  “这,小姐的名字岂能是我等可以叫的,奴婢若做错了什么,请小姐指条明路!”小紫听闻连忙跪倒在地上慌忙答道。
  女子又是叹了口气,将她扶了起来。
  “天冷,你且扶我回屋吧。”
  听言,小紫赶忙起身搀扶着那女子缓缓回到了屋中。
  这屋子不大,但装饰精致,红木家具,榻床皆有,唯独这满墙的兵器破了大好的气氛。导致看起来颇是有些不伦不类。
  女子盯着那挂在正中央的青钢剑愣了愣,随即便要将它取下。
  剑刚取下,巨大的重量便压在了女子身上,直直的下坠而去,突然一只指节分明的手握住了那剑,帮她举了起来。
  “这剑二十斤八两,可不是女孩子家家的能举起来的。”
  许厌看着怀中的陈婉情道,他说着,头弯了下来,放在了陈婉情的肩膀上。
  “要我教你玩吗?”
  陈婉情歪过头来看着他道:“若是以前,你已经死了。”
  “为什么?”许厌握着陈婉情的手帮她用力。
  “因为我师姐教过我,练剑,追求的是三寸无敌。所以没人能进我三寸。”陈婉情顺着他的力道,缓缓的挥舞起来。
  “你手好凉。”许厌皱了皱眉头道。
  “天冷,而且我体寒。”陈婉情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那我帮你暖暖?”他说着,宽大的肩膀将将陈婉情抱的更紧了一些。
  “大可不必,万一被人看见,误会了可就不好了。”陈婉情说着但却并没有挣扎。
  “你还怕误会?”许厌笑到,呼吸声吹到了陈婉情的耳中。
  “当然,你可是荒国二公子,我呢,不过一个流放之人罢了。”陈婉情歪了歪头,许厌的吹气让她耳朵痒痒的。
  “流犯?真的吗?”许厌继续笑到。
  “要不呢?”陈婉情歪过头来看着他笑到,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
  这时许厌才发现那青钢剑不知何时已经悬在他的脖子旁边了。
  “你到底是谁?”许厌没有理会那把剑继续追问道。
  “你猜。”陈婉情嘴角上扬,道。
  “能从这么多方势力的追杀中逃出来,最起码,背后的人要能和这么多势力抗衡。不是吗?”许厌道。
  “所以呢?”
  “能和这么多人抗衡的不是只有一个人吗?”
  “你想说……”陈婉情微笑道“我是夏紫冰樱的人?”
【原创】《凰-伤歌》之风雨欲来王政篇【其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