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判断应该与日常的需要和欲望分离开来吗?

类型学(Typology)是一种源自考古学的分组归类方法,“分类”是各种研究广泛运用的基本方法,如当今数字照相机品种繁多,但按其所使用的影像传感器材料分类,不难得出CCD和CMOS两大系列的基本结论。实际上,摄影的“分类”拍摄方法与摄影的诞生几乎同步,如早期照片被人类学当作视觉资料。面相学中对罪犯和精神病患者的容貌进行归类,描绘不同人类“形态”。也有一些学者将照片作为家庭编年史用于调查了解不同社会群体等等。而所谓的类型学摄影是源自1959年伯恩·贝歇(Bernd Becher,1931—2007)和希拉·贝歇(Hilla Becher,1934—2015)的一次合作拍摄,在其著述中首次明确提到了“类型学摄影”(Typological Photography)。

《十二生肖》李小镜

实际上,类型学摄影有着严格的界定。类型学摄影有着两个重要的特点,一个是影像并置,另一个是拍摄手法和拍摄题材之间存在的必然逻辑性。第一个特点几乎是被大家所熟悉的,第二个特点往往最容易被忽视。在贝歇夫妇的项目中,各种工业建筑通过影像并置方式所呈现,表面上看这种影像并置能够让我们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观看不同时空的今昔,并具有一种影像统计学的性质。但实际上这些拍摄的工业建筑与他们并置展示的方式两者之间是有着深刻的逻辑必然联系,更多地体现了在工业时代人们对现代理性的深刻反思。换句话说,严格的类型学摄影并不是简单地影像并置,而是对所拍摄内容题材有着严格地限定。比如英国摄影师西蒙·罗伯茨(Simon Robert,1974— )的《码头王国》将不同地点不同时间的码头进行了影像并置,表面上看是类型学摄影,但是并不能看出拍摄题材和影像并置之间的严格的逻辑关系,如果不用影像并置也能表达相同的拍摄构思。

Pierre Bessard《 Behind China’s Growth》

新类型学摄影

《中国摄影》杂志在2013年10期有一篇专题名为“新类型学摄影的三言两语”的文章中首次提出了“新类型学摄影”(New typological photography)这一概念,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新一代摄影家对类型学摄影的升级和突破,其中有法国摄影师皮埃尔・贝萨尔(Pierre Bessard)拍摄的《中国的增长背后》(Behind China’s Growth),美国摄影师杰弗瑞・米尔斯坦(Jeffrey Milstein)的《飞行器:作为艺术的喷气机》(Aircraft: a jet of Art),中国摄影师李智(1979— )的《月球上的类型学》(Typology on the moon)以及项新平的《赤脚医生》(barefoot doctor)等代表作品。根据上述的研究可以看到所谓的“新类型学摄影”实际上是一种广义的类型学摄影,它主要是采用影像并置的方式并对摄影方式进行了探索,而并不是简单的看被拍摄的题材内容,反过来看贝歇夫妇的就属于狭义的类型学摄影。

《欢乐颂》(Ode to joy)敖国兴

在数字技术,互联网,移动通讯蓬勃发展的当下,新类型学摄影正呈现出广袤的发展态势,无论是中国摄影师敖国兴的《欢乐颂》(Ode to joy),还是英国摄影师西蒙·罗伯茨(Simon Robert,1974— )拍摄的《让它成为符号》(Let This Be A Sign),以及荷兰摄影师汉斯·艾克尔布姆(Hans Eijkelboom)的《巴黎•纽约•上海》(Paris New York Shanghai)等,这些都拓宽了摄影的表现手法,照此发展下去影像并置、拍摄题材、拍摄器材、拍摄角度、拍摄镜头等都属于一种类型。然而纵观新类型学摄影的整个发展趋势不外乎可以分成如下几种类型。

《 People of the Twenty-FirstHans》 Eijkelboom

第一种,在只考虑被拍摄对象而在不考虑拍摄器材等其他方面的情况下划分。当代荷兰摄影师汉斯·艾克尔布姆(Hans Eijkelboom)的《21世纪的人们》(People of the Twenty-First),通过近20年来他在全世界最繁华的街道上街拍的对象来体现当代人们的穿衣风格。早在他2007年出版的书《巴黎、纽约和上海》中,他就注意到这一趋势,“过去的十年变化真的很大,而现在全世界的购物中心卖的都是同样的品牌。”从巴黎到纽约,再到上海,艾克尔布姆发现这三座城市虽然代表着世界上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尚之都,但三座城市却有一个共同点:人们穿衣风格越来越类似。

《You Are the Weather》Roni Horn

与艾克尔布姆关注点不同的美国摄影师罗尼•霍恩(Roni Horn,1955— )更注重个人的情绪对照片的影响。《你是天气》(You Are the Weather,1994-96)这部1994年到1996年的系列作品拍摄于冰岛。该作品由61张年轻女子的照片组成,这位女子从不同气候条件下不同的温泉中走出,每一幅照片中,她都沉浸其中,她的表情随着冰岛不可捉摸的天气变幻着。

中国摄影家中同样有一大批以新类型学摄影形式的创作的不同拍摄题材,众所周知,摄影师胡杨的《上海人家》,从2004年1月到2005年2月,胡杨走访了486户上海人家进行采访拍摄,记录下他们目前的生存、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这其中包括亿万家产的富人家,中产阶层人家,也有贫困人家,以及外来民工的宿舍。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增长,最终都将体现在百姓的日常生活上。而家则是人们在外面疲于奔命后回归的港湾。任何一个社会时期,主人的经济状况、身份地位、文化情趣、审美爱好,无不在家这个空间中留下烙印,得以体现。说到家这一主题不得不谈的当然是中国摄影师马宏杰,历时11年拍摄的《中国人的家当》, 拍摄范围涵盖了中国的每一个省,记录了中国不同地方不同家庭的家当,来自不同社会背景的家庭在自家门口搭建的布景中,反映着其生活状态和经济条件,有古董家具、水墨画、古色古香的珍奇摆件,也有极其平常的日常用品;从农场到厨房,从田野到工厂,从渔网到晾晒干货的篓子,我们目睹着人们如何在一个剧变的世界中谋求生计。

《生命空间》渠岩

更重要的是,这些汇合的画面告诉我们,中国的故事是未完成的故事,是多样的,这里有数不清的主角,但都是普通人。以空间系列创作的不得不提的自然是中国摄影师渠岩(1955—),他的《权力空间》、《信仰空间》、《生命空间》分别以权力、宗教与生命为切入点展开与当下现实密切相关的摄影调查。在中国不只有的摄影师以空间进行创作,同样还有很会以时间节点进行创作,比如POCO风光旅游摄影红人夏晓稀用中国古代指导农事的补充历法24节气从立春到大寒的时间轴线进行创作用五年旅行所拍摄的图片汇成人生,以及2015年12月北京雾霾时期影友宋聚强创作的“两个北京”,他将多个北京代表性景色进行了雾霾前后的对比,得出一组强烈对比的图片。通过这一系列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新类型学摄影的题材范围已经越来越广泛。

《britain from above month by month》 jason hawkes

第二种,在题材不限的情况下通过外部操作手段、拍摄手法来看,杰森·霍克斯(Jason Hwakers)善于从空中拍摄英国,作为英国顶尖的航空摄影师杰森拍摄的英国各种景观让平面的城市立体的展现在了人们眼前。《逐月鸟瞰英国》(Britain From Above: Month by Month)是他的一本摄影集其中包括体育馆、街道、游泳池、水库、各种自然景观和人文建筑等等,既有光线美妙的白天,也有灯光璀璨的夜晚,从不一样的角度向我们展示同一个英国。与杰森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摄影师同时还有德国摄影师安德列斯•科斯基(Andreas Gursky,1955— ),安德列斯的招牌拍摄角度,利用一个观看平台来远眺地景以及工业、休闲、商业场所,代表作《芝加哥,证券交易所Ⅱ》(Chicago,Board of TradeⅡ,1999),《99美分》(99 Cent II Diptychon,2001),《科威特,证券交易Ⅱ》(Kuwait, Stock Exchange II,2008)。

《99 Cent II Diptychon》,2001

比较看来29岁的法国摄影师罗曼•雅克•拉格雷(Roman Jacques ray,1987— )垂直仰拍的视角使香港的摩天大楼看起来更加让人敬畏。这些记录香港高度的图片被收纳在他的第二本书《垂直的地平线Ⅱ》(Vertical Horizon Ⅱ,2014),香港是世界上建筑最密集、最垂直化的城市之一,香港的城市景观跟游逛的森林感觉一样,而罗曼为人们的城市体验带来了一个有趣的新视角。除了拍摄角度上的不同,日本女摄影师川内伦子(1972— )擅长用6×6 的方画幅展现照片里那些零碎的生活断片,普通的日常,日常生活中的细微事物,清新却又沉重。以三部曲影集《Utatane》、《花火》、《花子》以及后来的《Aila》受世人瞩目。与川内伦子不同的是英籍华裔摄影师王岩(Yan Wang Preston)用一台大画幅相机对长江进行的描绘,这就是2015年5月16日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展出的《母亲河》2015全球巡展,在这场摄影展览中四年里从西藏雪原一直到海洋的中国景象变化都被以大画幅的形式展现在观者眼帘,让人有接近且即将进入图像空间的感觉,很荣幸当时参观了这次影展。《洛阳民居》、《杭州民居》和《行政大楼》等系列是中国摄影师罗永进(1960— )的代表系列其中一大部分的作品是从被拍摄对象的正面着手拍摄,以正面取向的视角、中规中矩的画面,如实刻画出建筑物的冷漠和现实的孤独。无论是从拍摄角度,拍摄尺寸,亦或是拍摄手法,形式的多样性对新类型学摄影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

罗永进作品

第三种,在数字时代背景下不容忽视的一部分就是后期处理,这里的后期不仅仅指调整色彩,构图的裁切,和视角的变幻,还有一部分是通过素材的整合来达到摄影师的诉求。在上段最后提到的中国摄影师罗永进,从他的《夜巡》、《吉祥图》、《游走》这些系列作品中就可以充分的体现出明显的后期痕迹。他的很多作品形式新颖,他将许多镜头拼接在一起,称为马赛克手法以得到整体感又不失去细节,而《吉祥图》他运用了多种艺术手段,拍摄一幢建筑,该建筑是他创作的青铜雕塑,还有其他的物件,《金玉良缘》的鱼就是餐桌上的一条清蒸鱼,背景则是他画上去的。这样看来《中国摄影》杂志中提到的美国摄影师杰弗瑞・米尔斯坦(Jeffrey Milstein)的《飞行器:作为艺术的喷气机》(Aircraft: a jet of Art)同样也是先对飞行器进行拍摄再进行后期抠图处理的。

Vibeke Tandberg作品

《美术观察》杂志在2012年第5期中有一篇陈建军的文章《坏男孩与疯女孩的自画像——Anthony Goicolea与Vibeke Tandberg的影像表现》中介绍了两位摄影家分别是挪威摄影家薇碧克•坦德伯格(Vibeke Tandberg,1967—)和美国亚特兰大的安东尼•乔科里(Anthony Goicolea,1972—),两者的相同点都在于他们喜欢角色扮演,其中不同的是薇碧克《黎妮》(Line)(图3-4)的一系列作品是运用数字修图技巧,将自己的脸部特征混入到她的朋友也就是被拍摄者的容貌里。而安东尼所有的人物都是他表现自身形象的不同版本:通过戴假发、化妆和Photoshop图形处理软件,把自己克隆成各种各样的少年男孩。与之类似的还有日本摄影家森万里子(Mariko Mori,1967—)的作品大多运用后期技巧创造戏剧般的场景、精心地把她自己置入其中。她通常将自己装扮成奇特但优雅的科幻人物,并在幻想般多变的作品中探索着过去/传统、现在/当代生活、和未来,比如《熊熊欲望》(Burning Desire)、《空梦》(Empty Dream,1995)、《涅槃》(Nirvana,1997)等作品。伴随着数字时代蓬勃的发展,Photoshop、lightroom、相机配套的专业照片处理软件的功能逐步完善,还有一部分作品是纯后期制作的,这明显体现了数字技术处理图像在新类型学摄影中的重要性。

1735年,瑞典生物学家卡尔·冯·林奈发表了他的重要著作《自然系统》,从此开启了动植物分类研究的方法,成为近现代生物学的奠基人之一。然而,林奈生物分类方法的影响力不仅仅只停留在自然科学领域。

林奈,《自然系统》

林奈的生物分类法首先影响了近代考古学,帮助考古学家创立了一套分析文物类型和年代的方——考古类型学。类型学也是近代考古学的核心概念和研究方法之一,考古学家使用类型学研究遗迹和文物的形态变化过程,再结合地层学判断年代,找出其先后演变的规律,确定遗存的文化性质,分析其所反映的生产和生活状况、社会关系及精神活动。

考古学中的类型学分类

在生物分类法和考古类型学的影响下,摄影类型学逐渐发展起来。1928年,德国艺术家卡尔·布洛菲尔德将林奈的植物分类法运用到自己的摄影创作当中,发表了他的摄影作品集《自然的艺术形式》,从此开启了摄影艺术的一种全新的概念类型学摄影。

卡尔·布洛菲尔德,《自然的艺术形式》

与布洛菲尔德同时代的摄影师奥古斯特·桑德同样用摄影类型学的方法拍摄了当时德国不同阶级、不同身份和不同职业的人群,创作了他的摄影作品集《20世纪的公民》。

卡尔·布洛菲尔德和奥古斯特·桑德两位德国摄影大师率先开启类型学和新客观主义摄影,对之后德国摄影的发展和世界摄影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桑德,《20世纪的公民》

桑德,《20世纪的公民》

20世纪下半叶,德国杜塞尔多夫学院的两位教授——当代摄影界著名的夫妻组合贝歇夫妇——将类型学和新客观摄影发展到了极致。他们以科学、严谨的态度用相同的影调、构图、景深、画幅在德国各地拍摄不同类别、不同功能、不同形状、不同时期的工业建筑, 然后将这些工业建筑按照生物类型学的方法对其进行整理、分类和排列,创作了众多的摄影作品集,包括《框架房屋》《无名雕塑:工业建筑的类型》《基本形式》等著作。

贝歇夫妇

贝歇夫妇的画册《基本形式》收录了他们40年来在不同地区拍摄的不同类别的工业建筑,他们按照工业建筑的类型对照片进行了分类,用类型学的方式将这些工业建筑的照片进行了如同百科全书的编排。

我们在翻阅这本画册的时候,感觉不仅在翻阅一本摄影画册,还有一种翻阅科普类百科全书的感觉,让我们认识到了工业建筑的多样性、丰富性以及同质性,而每一座工业建筑都像一座纪念碑象征了一个时代对工业文明的集体记忆,以及工业文明与环境、地形之间的联系。

贝歇夫妇,《基本形式》

贝歇夫妇,《德国房子》系列

贝歇夫妇的影响力几乎是划时代的,因为他们才有了著名的杜塞尔多夫摄影学派,最早期的学生中就包括安德烈·古斯基、托马斯·斯特鲁斯、托马斯·鲁夫和坎迪达·霍弗,他们都是贝歇夫妇的学生。

托马斯·鲁夫,《肖像》系列

托马斯·鲁夫的代表作《肖像》系列没有采用非常特殊的背景,他们毫无表情、平静、自然地呈现在相机前面,这也是杜塞尔多夫学派创造的一种“冷面”拍摄手法。

鲁夫在拍摄肖像的时候使用了相同的画幅、景别,让人物保持一致的表情和状态,这些照片如同一张张证件照一样被拍摄下来,他用类型学方式排列这些照片,最后制作成巨幅照片,在美术馆进行展示。

但他的这组肖像类型学到底想要给观众传达什么内容?

安德烈·古斯基,《莱茵河2号》

安德烈·古斯基的作品《莱茵河2号》在2011年佳士得艺术品拍卖会上拍出了430万美元的天价,这也标志着杜塞尔多夫学派的摄影理念在当代艺术界的地位。

但是古斯基这部看上去如此平淡无奇的照片为什么会受到当代艺术界极度的推崇呢?

第二期“影艺堂摄影实践课:类型学练习”分为理论课与实战课两个部分,融理论于实战之中,让学员真正理解类型学摄影、掌握其拍摄方式。

原标题:《审美判断应该与日常的需要和欲望分离开来吗?》

本文来自:百度新闻,原文:审美判断应该与日常的需要和欲望分离开来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