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你们的光顾,我们一直在努力!

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让健身像去便利店一样方便

记者朱晶晶摄影王毅

万物生长,长风破浪。前不久,第五届万物生长大会在杭州闭幕,会议发布了《2021独角兽&准独角兽企业榜单》。这是杭州第五年发布这份榜单,与2020年独角兽榜单相比,今年新晋7家独角兽企业,互联网健身平台乐刻运动首次入围。从去年入围准独角兽到今年跻身独角兽行列,乐刻只用了一年时间。

健身行业大浪淘沙,众多品牌健身房倒闭、跑路、破产的声音不绝于耳,为什么乐刻能做到逆风增长?乐刻的创始人韩伟,作为一名“门外汉”,是如何带领乐刻走向规模世界第五、600万+注册用户体量的?未来的乐刻,除了线下,还将勾画怎样一幅线上健身领域的商业蓝图?

“门外汉”用“笨方法”敲开健身行业的门

从1家到600+门店,600万+注册用户,1万+签约教练,布局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等20余座城市……“乐刻能走到现在,我觉得是顺理成章的。”对于韩伟来说,这一切不过是沿着最初的蓝图笃定前行而已。创业前,他有过六年媒体经历,之后进入阿里巴巴做了七年市场公关相关工作,后又进入健身行业。

“2014年时我们就在思考,未来中国的入口级生态、入口级产业会有哪些?在住宿、出行和运动健康三个入口当中,其余两项已经形成了竞争红海,于是我们就选择了运动健康。”韩伟笑了笑说:“我看到了其中的价值,把有价值的事做好,理论上会带来回报。”

在他看来,创业的动机通常要么奔着钱去,要么为了创造价值。在对比了中美之间的产业后,韩伟发现交通(uber)、住宿(airbnb)领域的共享模式都已经跑通,但在全民健身方面,两边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美国人大部分是肩膀舒张、肌肉紧实的,美国健身人口比例是22%左右,中国大概是0.7-0.8%,差了30倍。”他希望找到一项能真正创造价值的事业。

定好方向后,韩伟又发现,与当时中国市场上大行其道的传统大健身房、年卡制相反的是,发达国家流行小健身房、月卡制,中国健身模式所暴露出来的弊端令消费者极度生厌,于是他果断定位在小型健身房和月卡制。

谋定而后动,为了乐刻的诞生,这位“门外汉”做了十足的准备。韩伟跑遍全球做调研,找到了美国健身O2O鼻祖ClassPass和Fitmob两家公司的投资人了解行业,甚至自己还跑去考了一个体能教练证。“我去考这个教练证,不是为了当教练,我想知道这个产业到底是什么样子。”韩伟笑着说,“一年时间里,我开着车转了二三百个健身馆,拜访了二三百个物业,去跟他们谈物业租赁价格,其实就是为了了解市场行情,去思考乐刻该怎么去弄,将来怎么去布点,包括对产品的规划,我们也设计了好长时间。”

在他看来,创业没那么多套路,踏踏实实、一步一步才是真本事。2015年5月,乐刻运动第一家健身房在杭州城西银泰一幢写字楼的高层诞生。没有经过大肆宣传和推广,99元包月、24小时不打烊的这家位于写字楼高层的小型健身房,开业仅一周,就吸引了500多名用户,第二个月就实现盈利,这是对韩伟选对赛道和经营模式的最佳佐证。

事实证明,韩伟选择进入健身这一赛道,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就健身行业前进轨迹来看,我们进入的时机是最好的,早两年进入会多吃两年苦,晚两年进入,有可能被别人抢占了赛道。”在韩伟看来,“健身行业是否能做起来,一个是人的健康意识到没到位,第二个就是产能供给有没有,乐刻只要把握这两点就OK了。”

数字化技术加持,乐刻要做健身行业的“贝壳”

数据显示,中国拥有全球第一大中产消费群体,是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也就是说,中国健身市场有着极大的想象力,未来的渗透率哪怕仅达到美国的一半,即10%左右,那也是全球第一大健身市场。”

面对这片蓝海,行业玩家开始了一场模式的竞赛,但也不外乎互联网和实体两种思维。韩伟显然受到了阿里的熏陶,作为运动健身赋能平台,乐刻一“出生”就带有浓厚的互联网基因,用数据和平台去串联人(用户)、货(教练、课程)、场(线下门店),从6年前成立之初,乐刻就定下了要用互联网模式和共享平台的方式切入健身场景。

“如果把这些新型健身房理解为是汉庭或全季酒店,那么乐刻后台还有个携程或Airbnb——既做前面的场景建设、又做背后的数据互通平台。”乐刻和市面上那些新型健身房的区别是,一个是线下连锁公司,一个是互联网公司。所以,乐刻和其他健身房在基因层面就是不一样的,“我们是一家有技术基因的公司。乐刻成立之初,技术人员就达到100人,设计了‘乐刻运动’APP,会员线上可以预约健身时间和地点,可以自由挑选健身教练和课程,体验后可以给教练打分评价,平台还可以对人群分布、交通、客户需求、周边配套、车位等大数据进行精准分析……目前,我们每年在技术上花的投入都超数千万。”

未来,乐刻还会去改造一些设施,小到篮球场,大到健身房。“以昆明的POWERMARKET万动汇为例,它是一家传统健身房,乐刻通过技术赋能、模式改造等手段,实现以数据驱动释放成本,从而提升了这家门店运营效率。”在韩伟眼中,乐刻更像贝壳,作为产业中台向所有运动场景开放。

什么时段开什么课程,会员到场多少可以盈利,每平米人次多少……这些数据都会根据用户的数据反馈不断进行调整,也能让乐刻逐渐完善模型系统。根据非常细致的数据分析,乐刻就会做出针对性的调节动作。在韩伟看来,真正的智能化,不在于企业放了几块触摸屏,而在于处理数据的效率和辅助运营的能力。乐刻以用户运营为核心,搭建的数智中台,串联了场景、用户、教练、服务,对健身产业进行数字化改造。“可能一些传统健身房的课程没有达到饱和,但经营者又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其实稍微做点调节动作,服务人次就能够翻倍。”

此外,相较于其他健身房拿纸和笔去管理,乐刻凭借自主研发的SaaS工具、供应链、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以及供应链管理体系,能够实现更高效的管理体体制。“与传统健身房不同的是,乐刻致力于做生态,做成一个运动的生态入口。乐刻要在这个入口平台里创建各种场景,用户登陆乐刻,可以去约健身房,约教练,参加训练营,也可以去约打羽毛球、打乒乓球、游泳等等。”

未来已来,以直播形式切入“居家健身”

目前,中国健身产业发展,包括健身人口规模,比美国晚了好几年,按正常逻辑推算,四年之后再做线上健身才是最佳时机,但疫情似乎加速了健身运动线上化的进程。

疫情给企业带来的启示是:只有线下运营能力的企业会很危险,具备双栖能力和空中生存能力的企业,才有可能在未来活下来。如何让传统的生意从单栖能力转变为双栖能力?韩伟给出的答案是:“一定是先实现物联网,再用数据赋能,改变它的成本、效率等等,完成这两轮的转变才有可能让它具备双栖能力。”疫情期间,乐刻在各大平台都上线了直播课程。

如果参照英国的数据来看的话,居家健身的人比到店的人要高66%,理论上居家健身有着更大的场景。“所以,我们用视频直播或录播的方式来切入居家健身。”据韩伟介绍,“疫情期间的2个多月时间,我们在全网获得了接近30亿的播放量。此外,我们还与快手、抖音及淘宝直播达成了战略合作,乐刻将通过这些平台售卖服务产品。”

在韩伟看来,实体健身做直播,一定要把产品打到用户家里去,要跑通流量、闭环、变现三个阶段。

除了直播课程,乐刻在线上推出的年卡服务还包括训练营产品、私教产品等,“尽管年卡单价不高,但线下一个教练一节课最多只能教授20人,线上可以是20人、200人、20000人甚至200000人,它有爆发的增量,这也为盈利带来了可能。”

现在,乐刻会员从门店选择、课程预约、课后评价,都可以在线上完成,乐刻的后台也会根据会员个人的身体素质测试数据,推荐适合的个性化在线课程。韩伟表示,目前,乐刻的业务、运营、营销都实现了在线化,“比如最近我们线上有一个会员来自河北小只要村,她选择乐刻了年卡服务,因为当地没有机会获得这样的教练和课程。对于这类人类,线上是可以实现健身学习的最佳途径。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人接触健身,也符合乐刻的初衷,我希望乐刻做的事情是有社会价值的,希望能探索出一条路,惠及‘全民健身’。”

未来,乐刻还将不断优化线上线下的互动方式。目前,在健身产业发达的国家已经有一些实践,通过热成像技术,增强线上健身的互动性,把体验落差较小的线下场景,原汁原味地搬到线上。“我相信未来技术会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让线上健身更好玩。”

【人物名片】

韩伟

乐刻运动创始人、CEO

乐刻运动于2015年4月在杭州成立,着力构建数据中台,打通场景、用户、教练、服务,对健身产业进行数字化改造,提高运营效率和供应链管理能力,助推健身产业和互联网深度融合与升级。线下采用“24小时”,“月付制”、“智能化”、“全程无推销”的健身房模式,致力于打造”1公里健身圈”,提供运动健身服务。

目前,乐刻拥有700万+注册用户,1万+签约教练,在门店布局上,已经入驻北京、上海、杭州、深圳、重庆、武汉、南京、济南、苏州、广州、成都等20余座城市,超600家门店。

计划到2021年年底前,乐刻将完成全国1000家门店布局。未来,健身人群下楼就能健身,会像去便利店一样便捷。

编辑朱晶晶

本文来源:杭州日报

举报/反馈

本文来自:百度新闻,原文: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让健身像去便利店一样方便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搜刮网好资源-葫应用精品资源分享|资源之家资源 » 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让健身像去便利店一样方便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葫应用资源网App

下载App进入官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